December 10, 2020

2019年,学习压力、同学间的竞争和对未来的恐惧让我陷入了焦虑。当时,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会避免参加任何社交活动;我的强迫症也被加重,学业上任何一个分数波动都会令我感到无比自卑。晚上就寝时,我只有借助白噪音或冥想才能勉强入睡。很快,身边的朋友们注意到了我的变化;他们建议我去寻求学校心理咨询师的帮助。心理咨询让我的症状逐渐好转。学校提供的免费心理咨询次数让我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定期与咨询师交谈。但是,免费次数上限后,学校就须告知我的父母我在接受心理咨询,并说明我的心理情况。听到这个消息后,我立刻中断了咨询。我读到、看到、听到的有关心理健康问题患者的言论告诉我,对许多人来说,心理健康问题要不就是不需要重视的矫情病,要不就是心理脆弱或扰乱社会秩序分子的象征。因此,即使我自己不赞同这些看法,我还是害怕向我的父母和他人承认我有焦虑症。我再也没有踏入心理咨询室。虽然我不再定期参与心理咨询,我还是坚持去做咨询师推荐的grounding exercises和冥想课程;我也把“如何阻止焦虑发作”等海报贴在宿舍中显而易见的地方。2020年2月底的时候,之前打搅我的症状最终消失了。可是,全球和全国有数不清的人并没有我这么幸运。相似或其他的原因也阻挠了数不清的学生和青少年寻求心理治疗和咨询、了解心理健康知识、或仅仅正视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在2016年,国内大约有1.73亿人口患有某种心理疾病,并需要治疗。4 可是,其中72.3%的患者不知道心理健康问题与自己有关;1.58亿(92%)没有寻求或接受任何治疗。11焦虑,抑郁,躁郁等病症不仅是常见的心理健康问题,也是导致自杀的一大因素。18 因此,我们能够从中国的自杀数据中察觉国内心理健康问题的严重性。1990年,全球56%的女性自杀案列都来自中国。31998年,WHO报告显示中国自杀率在世界排行第四。32001年,全球25%的自杀案列都来自中国。32013年,国内调查显示10%的青少年尝试过自杀。(未遂+成功)192017年,自杀是15-35岁群体中最常见的死亡原因。202020年,疫情爆发期间,全球和全国的自杀案列随着病例数量持续上涨…***心理健康问题不会偏向任何人。不管你属于哪个种族,来自哪个国家,相信哪个宗教,是男、女、老、还是少,你都有可能会被它所支配。那为什么我们要歧视而不是包容与帮助心理健康问题患者?现在,不论是在美国,欧洲,还是中国,我们不能继续闭口不谈有关心理健康的话题。我们必须让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在我们的教育系统和日常生活中受到同样程度的重视。只有达成了这些目标,青少年和学生才能成长为身心健康、有益于社会、独一无二的个体。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一个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我选择从了解与改变国内心理健康的历史和现状开始make a difference。 我和我的姐姐(她是这个公号的另一个创建者~)希望通过“纸飞机”在深圳社区内广泛普及心理健康知识,为任何年龄段的学生提供免费资源,并提高家属与学校老师对心理健康的关注度。 参考文献:4: Wei, Jing, Lan Zhang, Xudong Zhao, and Kurt Fritzsche. “Current Trends of Psychosomatic Medicine in China.”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somatics 85, no. 6 (2016): 388-90. Accessed July 4, 2020. doi:10.2307/48516308.11: Song, Wei. “100 Million People Suffer Depression in China.” China Daily.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8, 2016.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6-11/28/content_27501518.htm. 18: “Life with Bipolar: The Social Stigma Facing People with Bipolar Disorder in     China.” Video, 29:35. Posted by CGTN, August 13, 20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UlaP5nQ7Yc. 3: Phillips, Michael R.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ina’s Mental Health Services.” The China Journal, no. 39 (1998): 1-36. Accessed July 4, 2020. doi:10.2307/2667691.19: Dubois, Matthew. “The Last Resort: China’s Growing Suicide Problem.” The World     of Chinese. Last modified March 12, 2013. https://www.theworldofchinese.com/     2013/03/the-last-resort-chinas-growing-suicide-problem/. 20: “Suicide Top Cause of Death among Young Chinese.” China Daily. Last modified     April 24, 2017.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7-04/24/content_29054979.htm. 


Angela

Written by Angela. 我叫田紫涵Angela。今年17岁,就读于Wilbraham & Monson Academy。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坐班类的工作经验,但如果对“工作”的定义为参与社会分工获取与劳动匹配的报酬,那么我给报社发诗,并有诗在深圳日报上出刊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工作。我可以算自由作家,因为我写小说,并拥有书号。以上的描述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科生,然而我其实是一个被创造掩盖的理科生。这次的全球疫情让我想进入制药业,主修生物工程为社会发展尽微薄之力。业余时间个人爱好为聊天,喜欢写小说,看小说,学习新的技能。今年在学校报了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课程,让我意识到很多人对心理健康似乎都存在一些误解,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社会的凝聚力存在负面影响。因此本人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进科普工作。可能并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那积少成多,相信可以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人。 Follow them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