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21

昨天,小编穿上新买的衣服,站在镜子前想好好欣赏一番。但仔细一端详镜子里的自己,小编我的视线立马转向了因疫情期间吃太多零食而隆起的小肚腩,以及久坐后大腿上抖呀抖的肥肉… 顿时,原本为新衣服而感到激动的心情立马变得沮丧:我突然感到非常厌恶自己,心想“我怎么可以这么难看,这么胖?” 不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翻翻社交媒体博主的穿搭帖子,底下评论好多都说这个显胖,那个不够好看。即便是已经瘦到不行的女生还会继续被指指点点。Body shaming的恶性循环让无数个女孩打着自律的旗号违背身体的自然规律,常常糟蹋了原本健康的身体。 其实,我也是这些女孩中的一员。从小我就不瘦,是一个典型的骨架大,又白白胖胖的梨形身材。开始击剑之后,大腿和小腿也变得越发粗壮。自从上了初中,几乎每天都在和自己的身体形象与体重做抗争。为了变成社交媒体里的那种纤细瘦小的bm女孩,我也从来没停止过减肥。可作为一个资深吃货,也从来没有成功。 或许,以这个身份写这篇文章的我有一些些”伪君子“,但我的目的并不是谴责任何想要变瘦减肥符合社会审美标准的女孩,而是想给我自己提个小小的醒。 来美留学之后,我接触到了自我爱护 (self love, self care),也学习到了身体形象 (Body Image) 的概念。身体形象简单来说是一个人对自己身体形象的看法,可以包括身形、体重、身高和身体的其他特征。每个人的Body Image都不太相同。一些人对自己的身体形象非常满意,而另一些人非常厌恶自己身体的局部或整体。用充满负能量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身体可能会导致不同的心理健康问题,比如躯体变形障碍症(BDD)、身体完整认同障碍症(BIID)、或厌食症(Anorexia)。提升自己的Body Image,并且与自己的身体和解事关重要。 可提升Body Image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到底如何才能够开始爱自己的身体呢? 首先,我们需要发现自己的视线往往比他人的要苛刻。我们会念念不忘自己过于圆润的鼻头,觉得它不好看、慢慢后移的发迹线,觉得它非常明显。可实际上,很少有人会去关注他人身上这些微小的缺陷。 其次,专家建议减少社交媒体的使用度。在社交媒体上,不同博主的贴子不停地提醒我们传统观念上的“美”是什么,并让我将自己与这些标准作对比。但前几天在ins上看到很多对比图,里面讲了许多网红、好莱坞明星,那些看上去完美的人们,其实都是使用后期编辑、拍摄角度制造出完美身材的假象。当然,如果这些图片能够成为我的动力那就再好不过啦!但是如果这些图片让我觉得自己的身材不完美,很丑陋,让我嫉妒,生气,那就不要在关注啦。如果社交媒体让我觉得很难受,那就回避它。毕竟,谁说社交媒体上对“美”的标准就是对的? 美不应该只有一个形态。不论是大码歌星Lizzo还是大表姐刘雯都代表着美。我们的身体很宝贵,不管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多少缺陷多不完美,我现在的身体就是最珍贵的。 当然,我可以追求腹肌,马甲线,“女团腿“,但这个过程中不需要苛责自己的身体。未来那么长,总有一天可以做到。最重要的是,现在每一天都应该尊重自己的身体,感谢它给我活力,让我更加专注在我的工作和创造力上。我不需要用全部的自控能力去想今天不能吃什么,或者今天要跑多少公里。 好啦…我给自己提完醒啦。下一次站在镜子前时,我会再来瞅瞅这篇推文,并尝试想想:现在我的身体就是最完美的!耶!


Angela

Written by Angela. 我叫田紫涵Angela。今年17岁,就读于Wilbraham & Monson Academy。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坐班类的工作经验,但如果对“工作”的定义为参与社会分工获取与劳动匹配的报酬,那么我给报社发诗,并有诗在深圳日报上出刊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工作。我可以算自由作家,因为我写小说,并拥有书号。以上的描述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科生,然而我其实是一个被创造掩盖的理科生。这次的全球疫情让我想进入制药业,主修生物工程为社会发展尽微薄之力。业余时间个人爱好为聊天,喜欢写小说,看小说,学习新的技能。今年在学校报了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课程,让我意识到很多人对心理健康似乎都存在一些误解,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社会的凝聚力存在负面影响。因此本人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进科普工作。可能并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那积少成多,相信可以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人。 Follow them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