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21

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抑郁”的阶段。可能导致这些悲伤情绪的因素包括学业事业上的沉重打击,生边爱的人的死亡,失恋,失业等等。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会伤心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会失眠或者嗜睡,可能会饮食不规律,我们的体重可能会受影响,我们可能会什么事情都不想做,无精打采,没有动力,可能会感到绝望。这些抑郁的感觉是我们身心对外界带给我们的打击很正常的本能反应。可是,对于世界上2.64亿的抑郁症患者来说, 以上列举的症状并不会因为外界环境的改变而消失。这些他们无法控制的悲伤会在他们的正常生活上蒙一层黑布。这也许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对于旁观者来说,他们抑郁的症状好像很无缘无故。当我们不知道一个人为什么而抑郁的时候,我们很难给他们实际的建议,会觉得自己的关心很没用,或者觉得抑郁的人很无理取闹。我们通常很容易对因为有家人去世而感到伤心的人表示同情。然而,我们对抑郁症患者的关心往往非常非常少。人类对抑郁症的偏见的历史追踪到公元前二世纪。在西方的美索不达米亚,抑郁症被描述为为一种魔鬼附身的证据。抑郁症患者通常会去看祭司而不是医生。最早对抑郁症的医学解释归功于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他后来被人们誉为“医学之父”。他是第一个认为抑郁症(当时叫“melancholia”)是身体中各种元素(去查查体液学说)的不平衡导致的,而不是来自上帝的惩罚。当时对希波克拉提斯推荐的治疗方法包括泡热水澡,运动,节食,还有放血。古罗马哲学家和政治家西塞罗(Cicero)也认识到大脑和心理学方面的因素能够导致抑郁症发作。然而,大多数人对抑郁症的认识还一直保持在“魔鬼”和“上帝的惩罚”的层面上。 而在中国,差不多同时期(公元前二世纪到公元元年)的《黄帝内经》中已经非常详细地记录了情感,身体,和疾病的相互关系:《素问·征四失论》中写着:“诊病不问其始,忧患饮食之失节,起居之过度,或伤于毒,不先言此,卒持寸口,何病能中,妄言作名,为粗所穷,此治之四失也。” (翻译来自百度百科:诊病时不问病人开始发病的情况,及是否曾有过忧患等精神上的刺激,饮食是否失于节制,生活起居是否超越正常规律,或者是否曾伤于毒,如果诊病时不首先问清楚这些情况,便仓促去诊视寸口。怎能诊中病情,只能是乱言病名,使病为这种粗律治疗的作风所困,这是治病失败的第四个原因。)  《灵枢经 · 口问》中记载:黄帝曰:人之哀而泣涕出者,何气使然?(人悲哀而流眼泪,是什么气导致的?)歧伯曰: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目者宗脉之所聚也,上液之道也,口鼻者气之门户也。故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翻译来自国学梦:岐伯说:心是五脏六腑的主宰;眼睛是各宗脉所聚集之处,也是眼泪的通道;口鼻是气息出入的门户。因此,悲哀忧伤就会劳动心神,心神激动就导致五脏六腑不安……) 《素问·疏五过论》中也写着:诊有三常,必问贵贱,封君败伤,及欲侯王。故贵脱势,虽不中邪,精神内伤,身必败亡。始富后贫,虽不伤邪,皮焦筋屈,痿躄为挛。 (翻译来自国学梦诊病时须注意三种情况,即必须问其社会地位的贵贱,及是否曾有被削爵失势之事,以及是否有欲作侯王的妄想。因为原来地位高贵,失势以后,其情志必抑郁不伸,这种人,虽然未中外邪,但由于精神已经内伤,身体必然败亡。先富后贫的人,虽未伤于邪气,也会发生皮毛憔枯,筋脉拘屈,足痿弱拘挛不能行走。对这类病人,医生如果不能严肃地对其开导,不能动其思想改变其精神面貌,而一味的对其柔弱顺从,任其发展下去,则必然乱之而失常,致病不能变动,医治也不发生效果,这是诊治上的第四个过失。) 可见,中国古代的心理健康知识远超西方。我们早已发现身体和心理之间不可分离的联系。 公元元年后,一直到文艺复兴时代,西方对抑郁症病状的“治疗方法”停留在对待魔鬼的层面上:殴打、驱魔术、火刑、禁食、监禁等等是常见的治疗方法。在中世纪,随着宗教的统治,这种观得到了更多的肯定。 1621年,牛津大学的罗伯特·伯顿出版了《忧郁的解刨》。书中,他质疑了有关“魔鬼”的解释,描述了社会状态以及心理元素对抑郁的影响,并提供了治疗方法 (其中还包括了音乐和旅行)。 在18,19世纪,西方医学开始对抑郁症和其他心理疾病有了更加科学的认识。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对抑郁症有十分多的不正确的偏见,认为抑郁的人生来如此,心灵不够坚毅和强大。他们认为抑郁症没有解决方法,因此需要把患者隔离和监禁起来。 到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的后期,西方心理疾病的病理学才开始慢慢发展起来,开始寻找外界因素,研究心灵创伤等等。本杰明富兰克林被认为是第一个尝试了电击疗法的人(至今,电痉挛疗法,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还用在情况较恶劣的患者身上)。直到1900年左右,精神分析和精神疗法才成为一个正式的学科。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理论开始讲述挫折和损失(loss)对潜意识的影响,以及精神分析能如何帮助一个人克服它们。然而大多数医生和研究者还是认为抑郁症是一种残疾。直到1960年代,随着认知理论(cognitive theory)的发展,人类对抑郁症的认识终于前进了一大步。亚伦·贝克(Aaron Beck)建立的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CBT))被证明有效;这个疗法至今还在被应用。20世纪后期,人们才开始对心理健康有了生物学和医学上的解释,开始用药物治疗抑郁症。 今天我们对抑郁症的了解仍然不够。研究者们还在寻找对抑郁症来源的解释。我们还在不断建立和完善诊断和治疗抑郁症的工具。研究者们认为导致抑郁症的因素有以下几类

  1. 基因:研究者发现,像很多其他疾病,抑郁症会在家庭中遗传。
  2. 内分泌和激素:我们大脑中的神经递质(Neurotransmitters)是一些帮助大脑的不同部位互相沟通的化学成分。这些内分泌的不平衡是导致抑郁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中一些包括了: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帮助我们记忆;多巴胺(dopamine),这个十分重要的激素会在你运动之后感到十分兴奋。它让我们有活力和动力,会影响我们对现实的认知。多巴胺不足和出现幻觉和错觉有直接联系。他也和我们大脑的奖罚系统有关系,所以很多毒瘾,酒瘾也和多巴胺有关系;血清素(serotonin),帮助调节睡眠和饮食规律,缓解疼痛。研究发现血清素不足和自杀风险的增加有直接联系。
  3. 药品副作用:因为需要治疗其他病痛而吃的药品有时会影响我们大脑内分泌,导致抑郁。
  4. 其他医学原因:有其他病痛的患者,比如有慢性疾病,失眠,甲状腺炎,癌症,糖尿病等的患者更加容易患抑郁症。
  5. 荷尔蒙:女性得抑郁症的可能性是男性的两倍。尤其在怀孕期间,女性得抑郁症的风险非常高。这通常被认为和女性特有的荷尔蒙有关系。更年期以后的女性的抑郁症的风险反而会降低。
  6. 季节:有一种常见的抑郁症,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出现。我们身边大自然的环境,例如太阳的照射,天气的冷暖,影响我们的昼夜节律,以及我们的心情。比如,冬天的时候随着光照的减少我们的血清素(serotonin)产量会减少,调节我们睡眠的褪黑素(melatonin)也会有变化,以影响我们整体的心理健康。
  7. 季节:有一种常见的抑郁症,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SAD),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出现。我们身边大自然的环境,例如太阳的照射,天气的冷暖,影响我们的昼夜节律,以及我们的心情。比如,冬天的时候随着光照的减少我们的血清素(serotonin)产量会减少,调节我们睡眠的褪黑素(melatonin)也会有变化,以影响我们整体的心理健康。

抑郁症背后的故事很多,很长。每一个患者背后的原因也很不同。很多时候两个患者表现的症状一模一样,但是有效的治疗方法截然不同。现代医学在尝试攻克的一个难题便是:如何更好地为每一个患者“量身定做”治疗方案。 关心身边可能在经历抑郁症的人的时候,该问的问题并不是“你为什么会抑郁?什么造成你这么伤心?”这是因为通常患者并不知道答案,甚至最权威的心理医生也很难知道答案。改成问问 “我应该如何帮助你?我应该怎么做让你感到爱和安全感?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是更好的选择。下次请期待:

  • 怎么诊断抑郁症
  • 怎么关心自己和身边的人

参考文献:”Depressio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Last modified January 30, 2020.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depression.  Kinnier Wilson, James V., and Edward H. Reynolds.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Babylon.”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Last modified May 28,     2013.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141076813486262. Brink, Andrew. “Depression and Loss: A Theme in Robert Burton’s ‘Anatomy of     Melancholy’ (1621).”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 1979. https://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070674377902400811. Lohoff, Falk W. “Overview of the Genetics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Springer Link.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7, 2010.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920-010-0150-6. Schimelpfening, Nancy. “The Chemistry of Depression.” Edited by Steven Gans.     Very Well Mind. Last modified March 23, 2020.      https://www.verywellmind.com/the-chemistry-of-depression-1065137. Harvard Medical School. “What causes depression?” Harvard Health Publishing.     Last modified June 14, 2019.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mind-and-mood/what-causes-depression Moret, Chantal, and Mike Briley. “The importance of norepinephrine in     depression.”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Last modified May 31, 2011.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131098/ Schimelpfening, Nancy. “Causes and Risk Factors of Depression.” Edited by Carly     Snyder. Very Well Mind. Last modified March 21, 2020.     https://www.verywellmind.com/common-causes-of-depression-1066772#citation-4. “Chronic Illness & Mental Health.”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https://www.nimh.nih.gov/health/publications/chronic-illness-mental-health/index.html Salk, R. H., Hyde, J. S., & Abramson, L. Y. (2017). Gender differences in depression in      representative national samples: Meta-analyses of diagnoses and symptom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43(8), 783–822. https://doi.org/10.1037/bul0000102Wharton W, Gleason CE, Olson SR, Carlsson CM, Asthana S. Neurobiological      underpinnings of the estrogen-mood relationship. Curr Psychiatry Rev. 2012; 8(3):      247-256. doi:10.2174/157340012800792957Yang L, Zhao Y, Wang Y, et al. The effects of psychological stress on depression. Curr      Neuropharmacol. 2015;13(4):494-504. doi:10.2174/1570159×1304150831150507 Larrieu T, Layé S. Food for mood: Relevance of nutritional omega-3 fatty acids for      depression and anxiety. Front Physiol. 2018;9:1047. doi:10.3389/fphys.2018.01047Knüppel A, Shipley MJ, Llewellyn CH, Brunner EJ. Sugar intake from sweet food and      beverages, common mental disorder and depression: Prospective findings from the      Whitehall II study. Sci Rep. 2017;7(1):6287. doi:10.1038/s41598-017-05649-7Zisook S, Shear K. Grief and bereavement: What psychiatrists need to know. World      Psychiatry. 2009;8(2):67-74. doi:10.1002/j.2051-5545.2009.tb00217.x


Angela

Written by Angela. 我叫田紫涵Angela。今年17岁,就读于Wilbraham & Monson Academy。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坐班类的工作经验,但如果对“工作”的定义为参与社会分工获取与劳动匹配的报酬,那么我给报社发诗,并有诗在深圳日报上出刊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工作。我可以算自由作家,因为我写小说,并拥有书号。以上的描述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科生,然而我其实是一个被创造掩盖的理科生。这次的全球疫情让我想进入制药业,主修生物工程为社会发展尽微薄之力。业余时间个人爱好为聊天,喜欢写小说,看小说,学习新的技能。今年在学校报了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课程,让我意识到很多人对心理健康似乎都存在一些误解,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社会的凝聚力存在负面影响。因此本人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进科普工作。可能并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那积少成多,相信可以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人。 Follow them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