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7, 2021

“Mental health is the foundation for the well-being and effective functioning of individuals. It is more than the absence of a mental disorder; it is the ability to think, learn, and understand one’s emotions and the reactions of others. Mental health is a state of balance, both within and with the environment. Physical, psychological, social, cultural, spiritual, and other interrelated factors participate in producing this balance. There are inseparable links between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心理健康是我们能够拥有良好生活质量的基础。心理健康不仅仅等于没有被诊断出心理疾病,而是着我们正常思考,学习,以及理解我们身边的人的基础。心理健康是一种与自己内心以及周围的环境处于平衡的状态。我们的身体状态,社会文化环境,以及种种其他因素都会对这平衡有所影响。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是绝对密切相连的。Takeaways(太长不看版):

  1. 对心理健康的正确认识很难,但是非常重要。我自己也走了很多弯路
  2. 就像我们的身体一样,我们的内心出些问题也很正常。我们的内心也需要我们每天长期的呵护​
  3. 心理健康并不是“有问题”和“没问题”两个极端,而是一个复杂的灰色地带,一个spectrum
  4. 什么是心理健康”会是纸飞机计划的一个连载专题

话题太大。我还是从自己的故事开始讲起吧。其实直到最近的两年,我自己对心理健康的态度也基本上是不懂,不问,不谈。逐渐慢慢接触的读的看到的东西多了,才发现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有多么需要我们关注。 第一次真正接触到这个话题是初二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听说初三有一个学姐跳楼了。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哦,初三学习压力太大,估计扛不住了。学校官方一个字也没有提。在QQ空间上大家惊叹了几天后就变成了过去的事了。谁也不想多评论,我也什么也没有仔细想。 第二次谈到的时候是在美国读高中一年级快结束的时候,当时的学生会主席的年终演讲就是关于学校在心理健康方面有多么欠缺,以及他希望改进的方面。后面,我也因为学校开始对心理健康的重视有了跟多的接触。但是(现在提起来自己都觉得好笑)我对整个话题的态度仍然是 ”都是自己矫情出来的问题,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开心了调节一下就好了”。 然而高二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开始去找学校的心理健康医生,年级里面很多女生开始有了eating disorder(进食障碍)的现象。我的心理状态也一直上上下下。因为当时学校的心理医生有次数限制,也不想让爸妈知道(虽然有很开明的爸妈,但是心理健康从来都不是我们谈论过的话题,所以大概是因为不知道他们会什么反应,就不敢说),我会经常在网上找测试(screeners)“诊断”自己的一些症状。然而,即使是看到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是Eating Disorder和Anxiety(焦虑症) “危及人群”甚至“确证人群”,我什么也没有做。没有告诉任何人,没有去寻找帮助,而是不停的告诉自己,要么“这些都不准确,骗人的”,要么“没时间去管这个,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么“都是自己的错,调节一下就好了”。 调节一下就好了?我们会每天吃垃圾食品,不运动,熬夜,然后期望自己的身体能随时去跑个马拉松吗?我们生病的时候会说:“别吃药了,别休息了,该上班上班,该学习学习,调节一下就好了” 吗?会说 “我的咳嗽头疼都不准确,都是骗人的,我没事”吗?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想法,就觉得第一,惭愧和好笑,第二,太对不起自己了,第三,不能让其他人,尤其是青少年,和我一样走弯路。 到了大学,身边有朋友被确诊了ADHD(注意力缺陷多动症),depression(抑郁症),insominia(失眠症)等等,然而大家对谈论心理健康的态度十分开放,很多人都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自己对背后科学的了解,对医疗系统的吐槽等等。我觉得自己终于真正开始消除了自己之前的很多偏见以及懂得了这个话题的重要性。 就像我们很少见到拥有百分百健康身体的人一样,什么心理健康问题都没有的人也同样少见。根据GHDx(Global Health Data Exchange) 的数据,中国11.4%的人口都有某种心理健康问题,这包括了抑郁症, 焦虑症, 躁郁症, 进食障碍, 酒精或毒品瘾, 和 精神分裂症。 大部分人都会经历各种心理健康方面的起起浮浮。没有必要惊慌,没有必要遮掩,没有必要闭口不谈。而是需要懂得,就像我们的身体一样,我们的内心出些问题也很正常。我们的内心也需要我们每天长期的呵护。这包括

  1. 了解心理健康背后的科学
  2. 了解自己的心灵
  3. 学会怎么呵护自己的心灵
  4. 学会怎么呵护他人的心灵

今天希望大家从这篇文章学到的一点就是,心理健康不是两个极端,而是一个spectrum。我们会有活蹦乱跳的时候,会有亚健康的时候,会有生病的时候。我们应该像关心自己的身体一样时刻关注自己的心理状态,并照顾家人朋友的心理状态。其实很多时候,每个人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会倾听的人和一个安全的,说什么心理话都可以的环境。比如说,在哈佛的心理健康和咨询平台上,列出的资源就包括了给不同种族学生,国际学生,LGBTQ+学生等等的support group。希望能给一些少数群体提供良好的安全的社区和归宿。如果我们能够给身边的朋友和家人时刻提供一个这样的归宿,我们就已经在帮助他们的心理健康了。 记不记得以前QQ有一个漂流瓶的功能?当时手机还不是大家上网的主要工具。周末趁爸妈不在家的时候我最喜欢偷偷打开电脑挂着QQ升级,然后上邮箱看看有没有人捡到我的瓶子。话写在一张纸条上按个按钮,好像在另外一头有个人就能听到我的烦恼,然后一切貌似就神奇的被解决了。心理咨询师常常扮演的角色就是那个会把你所有的漂流瓶捡起来,标上标签收藏起来的人。 而纸飞机,就像漂流瓶一样,话写在纸上丢出去,我们会在另一头捡起来,认真读,努力回答问题,尝试在互联网上给大家创造这样一个安全的归宿。 “什么是心理健康” 将会是纸飞机计划的专题之一,专门发表心理健康方面的偏科普文章。差不多是一个“心理健康101”的课程吧,在接下来的推文里,我们希望带给大家可靠的数据和建议,希望能从头开始,每天多消除一点偏见,多建立一些理解。 参考文献:”About the GHDx.” GHDx. http://ghdx.healthdata.org/about-ghdx. Harvard University. “Student Resources.” Counseling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https://camhs.huhs.harvard.edu/student-resources. Huang, Debbie, Laurence H. Yang, and Bernice A. Pescosolido. “Understanding the      public’s profile of mental health literacy in China: a nationwide study.”      BMC Psychiatry. https://bmcpsychiatry.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      s12888-018-1980-8. Magoon, Christopher. “In China, Mental Health Care Goes Virtual.” Scientific      American. Last modified July 19, 2019. http://In China, Mental Health Care      Goes Virtual. “Mental Health ATLAS 2017 Member State Profile.” Tabl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7. https://www.who.int/mental_health/evidence/atlas/      profiles-2017/CHN.pdf?ua=1. Ritchie, Hannah, and Max Roser. “Mental Health.”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mental-health. “Youth and Mental Health 101.” CAMH. https://moodle8.camhx.ca/moodle/mod/book/      view.php?id=189. Zhang, Fengyu, and Jingping Zhao. “Commentary Open Access China is Prepared to      Fight Against Emerging Mental Health Disorder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mergency Mental Health and Human Resilience. https://www.omicsonline.org/      open-access/      china-is-prepared-to-fight-against-emerging-mental-health-disorders-1522-4821-100      0244.php?aid=59378. 


Angela

Written by Angela. 我叫田紫涵Angela。今年17岁,就读于Wilbraham & Monson Academy。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坐班类的工作经验,但如果对“工作”的定义为参与社会分工获取与劳动匹配的报酬,那么我给报社发诗,并有诗在深圳日报上出刊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工作。我可以算自由作家,因为我写小说,并拥有书号。以上的描述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科生,然而我其实是一个被创造掩盖的理科生。这次的全球疫情让我想进入制药业,主修生物工程为社会发展尽微薄之力。业余时间个人爱好为聊天,喜欢写小说,看小说,学习新的技能。今年在学校报了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课程,让我意识到很多人对心理健康似乎都存在一些误解,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社会的凝聚力存在负面影响。因此本人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进科普工作。可能并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那积少成多,相信可以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人。 Follow them on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