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9, 2021

这么久没更新,纸飞机首先说声抱歉。为了开启一个新的专题,并且为“什么是”专题写更多文章,我们查找了很多资料,花了更久的时间。从今往后,我们会更加努力,常常更新!

没有人不希望拥有愉悦的心情和快乐的生活。我们希望进入好的学校,找到好的工作,赚更多的钱,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拥有房、车、可以炫耀的东西…… 如果仔细想想,我们之所以渴望得到这些,是因为我们觉得它们能够让我们感到愉悦。

其实,我自己也一直觉得这些事物是好心情的来源。我往往会想:“要是我买了这件新衣服我就会开心啦”或者“考上好的高中我就会开心啦!”但当我真正得到这些东西之后,过去对它的向往所带来的快乐往往消失不见。为何会如此呢?

也许“快乐的科学”能够帮助纸飞机与大家探索这个问题…

我们觉得什么能让我们感到快乐?它们真的会让我们心情愉跃吗?

钱和事业

问起“什么给你带来快乐”,十有八九会有人回答“高薪的工作机会,很多很多的钱”。可是,科学数据告诉我们,这也许不应该是正确答案。

停停停,我知道你也许在想“我不相信”、“这肯定是没有金钱的人嫉妒他人而总结出的歪理”、“但我就是觉得钱会让我开心啊!”

先不要点出这篇推文!听我慢慢说~

1998 年, 哈佛大学学者Daniel T. Gilbert和他的同事们想知道,在得知自己没有被一个月薪很高的职位录用后,人们的心情会如何转变。首先,Gilbert 打算让一组大学学生在收到通知前评估自己的心情,并假设自己被拒绝后,估计自己的心情会如何变化。

大学生们预估自己的好心情指标会比收到通知前降低2.10点。(心情最好是10,心情最不好是1)

当他们真的知道自己的聘用结果后,Gilbert又再次让大学生们评估自己的心情,并与收到通知前的数据作对比。令人惊讶的是,平均下来,被拒绝的学生的心情仅仅降低了0.68点。

可见,我们觉得会让我们无比难过或快乐的聘用消息实际上对我们的心情没有很大的影响。

也许你又会说:“这个数据仅仅代表少部分人而已,我个人还是觉得拥有一个高薪职位、赚很多钱会让我快乐!”

好吧,不过幸运的是,不只有Gilbert和他的同事们做了有关快乐和钱的研究。

2000年,心理学家Ed Diener决定寻找钱和快乐之间的数据关系。Diener给一个庞大的实验群体发出了调查报告。每一个参与实验的人都需要填写自己的每月薪水和评估自己对生活的满足感。(最满足是10,最不满足是1)

如果钱真的能够带给我们快乐的话,钱与满足感之间的关系图会看起来像:

如果钱能够多多少少带给我们快乐的话,钱与满足感之间的关系图会看起来像:

如果钱能够带给我们一点点快乐的话,钱与满足感之间的关系图会看起来像:

可是,当Diener分析两个针对全世界14个国家的中年人和大学生的调查后(调查对象中包括中国哦!),发现钱与满足感之间的关联性(correlation)仅仅只有0.1。这样的数据画成图表后,数据点会比上一个图表更加分散一倍。

当然,来自十多个国家的数据并不能代表世界上所有人。在相对贫困的国家,钱的稀缺和其他因素导致人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没有干净的水源,没有舒适的房屋…对这些人来说,拥有更多的钱当然能够让他们更幸福。但是,对中产或以上,享受着相对舒适生活的人们来说,钱无法增加他们的快乐。

这个区别被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Danny Khaneman和Angus Deaton证实。

2010年,Khaneman和Deaton发布了他们在2008到2009年对45万个美国人的调查。调查中,Khaneman和Deaton发现,当一个美国人的年薪在7.5万美金以下,薪水的增长能够让ta更加快乐一点点。但是,当一个人的年薪高于7.5万美金,更多的提薪都无法提升调查对象的快乐心情。

虽然我们觉得金钱是导致快乐的一个因素,以上三个有依有据的研究告诉我们,金钱只能在一个极小的程度上支配我们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和愉悦心情。

好东西,好长相,好成绩

不论是在刷朋友圈,看综艺,还是网购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要是我有___我就开心了!” 下划线上填写的内容往往是bling bling的新衣服,完美的长相和好成绩。

但在我反复搜查资料以后,有好几个有信服度的科学家声称,这些我想要的东西并不能让我快乐?!不敢相信,不过还是看看他们如此声称的理由吧。

物质生活:1976年,科学家Carol Nickerson和她的同事们开启了一项长时间的心理学调查。他们的研究对象包括12000个大学新生。在接下来的20年里,科学家们跟踪调查对象的生活习惯和心理健康情况,并在20年后总结生活习惯对心理健康情况的影响。1996年调查结束时,Nickerson发现,心理健康情况低于平均值得研究对象们在二十年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追求物质生活。也许还有很多其他的决定性要素,但是这个关键性的共同点让科学家们发现:总体来说,拥有过于物质的生活让人们的幸福感降低。追求物质生活的研究对象群体也比其他人更容易显现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症状。

好长相:2011年,科学家Von Sest 和他的同事们在13年间,跟踪与调查了1597位青少年的生活习惯与心理健康情况。Von Sest发现,有5%的青少年选择整形。Von Sest也发现,所有选择整形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情况低于所有调查对象的平均值。

好成绩:2012年,Linda Levine和她的同事们调查了上千个加州大学系统里的学生。Levine的目标是探索成绩如何影响学生的心情。Levine的调查问题是:“如果你的成绩比你期望你能得到的成绩更好或者更坏,你的心情会如何?”大学生们预估,如果成绩更好,他们的心情会高达8.27点。(1是最不开心,9是最开心)如果成绩与期待相同,他们的心情会高达7.81点。如果成绩比期待的更烂,学生们的心情会降低至4.42点。可是,当学生们真正得到期末结果后,那些得到更好成绩的的学生在评估自己的心情时,记录下了6.55点。那些得到期待成绩的学生的心情达到6.45点;那些得到更坏成绩的学生的心情达到6.36点。可见,相比预估结果的3.85点,得到更好成绩的学生只比得到更坏成绩的学生更加快乐0.19点。Levine的调查总结道,即使我们如此在意我们成绩,它的好坏其实对我们的心情没有巨大的影响。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我们觉得会让我们快乐的事物为何会没有任何用处?也许大家有两种不同的回答:

  1. 金钱,成绩,好长相什么的当然不能让人们更加快乐,因为本来人们就无法变得更加快乐。这是因为每个人的快乐程度在基因里就已经决定了,改变不了了。
  2. 这些我们觉得会让我们快乐的东西其实在帮助我们,但是生活中的种种其他艰难平衡了它们带给我们的好心情。比如说,有一天一个人的到了全班第一的好成绩,但是ta回家的时候发现ta所有的东西都被强盗抢走了。自然而然,一天结束的时候,ta就无法再感受到之前好成绩带来的快乐。

但是,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Laurie Santos发现,这两个解释都是不正确的。这篇文章前面我们提到的科学研究都无法支持这两个解释。

那么到底怎么才能让我们的人生变得充满快乐呢?

Sonja Lyubomirsky在她的书籍”The How of Happiness”中用她的科学研究和分析为我们找到了答案。

Lyubomirsky发现,基因、我们无法控制的外界因素和我们自身的生活习惯都能够在不同程度上决定我们有多么快乐。

从以上的饼形图中可见,基因是支配我们快乐心情的一大因素。生活境况等外界因素也多多少影响我们的心情。坏消息:这两个因素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不过!!决定我们快乐心情的第二大因素是我们能够控制的哟!通过改变生活习惯,了解我们的大脑和更多“快乐科学”,我们能够一步一步努力让生活更加美好。

可是,就像这篇推文开头所讲的一样,很多时候,我们往错误的目标努力。我们尝试得到的东西其实并不能让我们更加快乐。以后,纸飞机会在“愉跃”专题下帮助大家找到真正能够让我们更加快乐的习惯和值得为之努力的“快乐目标”。

在这么做之前,纸飞机知道读者中的你也许在想,“这些科学理论什么乱七八糟的可能对别人来说是事实,但我不觉得它们和我有关。我就是一个outlier,所以我还是要继续追求金钱、物质生活等。”纸飞机想说的是:

  1. “不追求金钱,美貌,好成绩”当然不等于绝对完完全全不管它们了。金钱能够让我们吃饱穿暖,美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让我们自信,好成绩能够让我们进到好大学并学到有用的知识。可是,我们想说的是,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心情与这些外在事物捆绑在一起。快乐是发自内心的感受,那为了找到它的来源,我们要抛开外在,向自己的内心看去。
  2. 我们的脑子有很多很多“笨笨的、烦人的”特征…这些特征让我们带着负面心理看待自己的心理健康与心情。比如说,要是你的直觉告诉你自己“我要是没有拿到100分我就会很难过”,你的脑子就会自动相信这个直觉,并让你在没有得到100分时变得无比伤心。可是,我们的直觉往往都是错误的。以下这张图片中,你的直觉告诉你左边这张桌子比右边的要长,但其实他们是一样长的!(不信你可以量一量~)我们视觉上的直觉都如此不正确,心理上的直觉那也就不在话下。

在愉跃的下一篇推文,“快乐与我们(二)”中,纸飞机会仔细聊聊这些烦人的特征…!

参考文献:

Gilbert et al. (1998). Immune neglect: A source of durability bias in affective forecast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 617-638, http://web.mit.edu/curhan/www/docs/Articles/biases/75_J_Personality_Social_Psychology_617_(Gilbert).pdf.

Diener & Oishi (2000). Money and happiness: Incom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across nations. Culture and Subjective Well-Being, Cambridge, MA: MIT Press, http://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download?doi=10.1.1.208.4409&rep=rep1&type=pdf.

Kahneman & Deaton (2010). High income improves evaluation of life but not emotional well-being. PNAS, 107(38), 16489-16493, http://www.pnas.org/content/pnas/107/38/16489.full.pdf.

Nickerson et al. (2003). Zeroing on the Dark Side of the American Dream: A Closer Look at the Negative Consequences of the Goal for Financial Success. Psychological Science, 14, 531-536,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pdf/10.1046/j.0956-7976.2003.psci_1461.x.

Jackson et al. (2014). Psychological changes following weight loss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adults: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PLOS, 9(8): e104552,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file?id=10.1371/journal.pone.0104552&type=printable.

von Soest et al. (2012). Predictors of cosmetic surgery and its effects on psychological factors and mental health: a population-based follow-up study among Norwegian females. Psychological Medicine, 42(3), 617-626,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1781375.

Levine et al. (2012). Accuracy and artifact: Reexamining the intensity bias in affective forecasting.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3(4), 584-605,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Heather_Lench/publication/230664655_Accuracy_and_Artifact_Reexamining_the_Intensity_Bias_in_Affective_Forecasting/links/00b4953023e3c5bc20000000.pdf.

Lyubomirsky (2007). The How of Happiness: A New Approach to Getting the Life You Want. New York, NY: Penguin Books, https://www.amazon.com/dp/B0010O927W/ref=dp-kindle-redirect?_encoding=UTF8&btkr=1.

媒体:


Angela

Written by Angela. 我叫田紫涵Angela。今年17岁,就读于Wilbraham & Monson Academy。目前为止没有什么坐班类的工作经验,但如果对“工作”的定义为参与社会分工获取与劳动匹配的报酬,那么我给报社发诗,并有诗在深圳日报上出刊的行为可以定义为工作。我可以算自由作家,因为我写小说,并拥有书号。以上的描述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文科生,然而我其实是一个被创造掩盖的理科生。这次的全球疫情让我想进入制药业,主修生物工程为社会发展尽微薄之力。业余时间个人爱好为聊天,喜欢写小说,看小说,学习新的技能。今年在学校报了一个有关心理健康的课程,让我意识到很多人对心理健康似乎都存在一些误解,而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社会的凝聚力存在负面影响。因此本人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进科普工作。可能并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如果有更多的人加入,每个人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那积少成多,相信可以帮助一些有需求的人。 Follow them on Twitter